全球品牌网2024年06月25号    星期二

当前位置: 首页 > 传播中心

传播中心

“幽灵民宿”频现网络,商家为何不敢留真地址?

2023-05-23 09:40:19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佚名 点击量:130134

近日有不少网友反映,在北京旅游时遭遇“幽灵民宿”。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幽灵民宿”中的一部分是借着火车站等地标性建筑,给出只有距离几百米的定位,但实则位于三十几公里以外的郊区;另一部分则打着“青旅”的旗号,实则是位于普通居民小区楼内的群租房,它们在平台留的地址十分模糊、图片也与实际不符,商家均要求下单后再告知实际地址。“幽灵民宿”不仅误导、欺骗消费者,还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专家呼吁网络平台应对入驻的商家加强审核监管。

■发现

民宿实际地址与标注地址不符 单人间是居民区里的单元房改的

在网上宣传揽客时更改实际地址傍黄金地段,成了一些民宿的常用手段。记者在调查过程中发现,有些民宿在某平台标注的地址在北京站附近500米,但实际地点却在几十公里以外。虽然商家在店名里也标注了云蒙山白河湾附近,但由于平台系统标注位置显示的临近北京站,极易误导对北京不熟悉的外地游客。

记者在一旅行平台搜索北京站附近民宿,按照距离排序,出现的第一家是名字中带“怀柔”的整租民宿,价格为1380元一晚,民宿简介却显示,其位于前门、崇文门商圈,直线距北京站528米、距建国门地铁站大约一公里。

记者实地走访了崇文门东大街,在地图标注的附近,经反复确认没有该酒店的存在。

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致电商家,得到的回答是 :“我们店的位置离北京站三十几公里,确实是在怀柔区附近,要想离北京站近肯定不太行。”但在另一民宿平台再次搜索该房源时,地点标注的正是商家向记者透露的怀柔区云蒙山附近。

在住客评价中记者发现,有消费者表示,花了105元买的单人间,但根本就不是酒店、宾馆,是居民区里的单元房改的。消费者花了一个小时才找到真正的地点入住。据统计,该民宿共计200条评论中超1/5为一星差评,这些差评下均遭到了店家言语上的“炮轰”侮辱。

避开平台“预订后发位置” 先加微信再告知真实地址

有网友评论,自己入住之后才发现一个屋子里起码有超过7个人在住。自己的床单上还有一大片黄渍,和商家反映过后,却被告知当天太晚了,不予更换。

记者以要长住的消费者身份试图联系商家,商家再次直言,“此为上下铺宿舍、上下铺三人间或四人间或六人间。因为北京市特殊政策原因,不允许上下床在平台上架。出于无奈,所以房子与平台展示出的图片不一样。因为房源有多套,可能有的房源和平台地址有差距,在预订后才发位置。”

在位于十里河的弘善家园,平台显示该小区内有35家青年旅馆。记者拨通了一家定位在弘善家园213号楼9号商铺的“青旅”的电话,当问到是否跟着导航走就能找到旅馆时,对方称需要加微信联系后再发送位置,“我们这的房子有很多,但是位置只能写一个,按照发的位置走就行,就在这栋楼附近。”同一小区的另一家“青旅”房东则宣称,要到达导航位置后打电话联系,“我们这都是没有门面的,房间就在居民楼内,有可能这个楼住满了,就需要换其他地方。”

5月19日,记者来到该小区探访。记者在平台上预订了一家青年旅馆,按照导航走到位置后,其定位的商铺并没有青年旅馆,附近仅有一家宾馆,但宾馆人员否认为该青年旅馆。记者拨通商家电话,对方要求先加微信,才可以告知真实地址,“我们这就是上下铺的那种,像大学宿舍一样,床单、被罩我们这有,但洗漱用品要自己准备。”当记者以安全为由要求查看营业执照时,对方则称:“那你取消订单吧,谁让你看你去谁家。”

一名住在该小区的居民对记者表示,这附近有很多这样的“青旅”,很多人住在一起,安不安全不清楚,但这种都是私人的,很有可能是不正规的。

■追访

经营短租房六证齐全了吗?

记者了解到,2020年12月25日北京住建委等四部门印发的《通知》,明确经营短租住房六大证件的管理要求。六证分别包括房屋产权证、业主身份证明、经营者身份证明、房屋所属业主方出具的同意房屋用于短租经营的书面材料、房屋所在小区业委会出示的本栋楼其他业主书面同意的材料及房屋所属派出所签订的治安责任保证书面材料。

想要六证齐全,还需要让每一位业主签字同意,拿到所在小区本栋楼其他业主或小区业委会书面同意的材料。

在调查时,记者向多个“民宿”“青旅”所在小区的居委会咨询,安贞西里一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表示,在居民楼里的一般是自己家的房子,居委会没收到本栋楼其他业主书面同意的书面材料的申请,“一般这种是不合规的,他们定位和实际不在一个地方的话,也不能确定到底带到哪个小区里去,可能又变成了其他居委会的管辖范围,所以不建议去住,还是建议选择更保险的酒店。”

近年来,因为违规民宿泛滥,乱象不断,通州区公安分局人口基层支队副中队长杨地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到底什么人入住、在房间内干什么,房东、经营者及短租网络平台都不掌握。”并称,短租住房只出租、不管理的现象非常普遍,房客流动性大、入住时间不定、人员混杂,容易成为卖淫、吸毒人员,甚至暴恐分子的藏身之所,严重影响社会治安。

平台审核形同虚设?

假地名、假地址,却能在平台上线三年不倒。“幽灵民宿”能一直存在的根本原因,离不开承载民宿平台的监管责任弱化。记者以民宿商家身份尝试在多家平台申请做房东,添加房源时发现,平台仅要求填写出租方式、设施和服务、房源描述、房源照片、售卖价格、预订设置、资质验证这7项信息,填完之后,即可提交售卖。

其中的房源资质一栏虽是唯一无法作假且最为重要的一项,但部分平台的相关审核形同虚设,虽有6个证件需要填写,但没有填写也显示资质验证已通过,可顺利进行到最后一步提交售卖并等待审核结果。

记者看到,相较于酒店入驻所需要的商家身份信息、营业执照、酒店照片等详细资料,民宿上线则更为宽松。多个平台对于民宿商家提交的地址等一系列关键信息,仅有线上审核,明示不存在线下核查。

■专家

平台应主动作为 加强审核与监管

北京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锋对记者表示,“北京早已出台相关法律法规,禁止在市区居民楼内开设民宿,或者说,在城区居民楼内开设民宿有很高的门槛,比如需要全体邻居的同意、业委会的同意等,而且要求六证齐全。”杨彦锋表示,北京市也出台了治理群租房的相关规定,包括单间出租房不能超过2个人,不得将房屋进行分割式出租,更不能按照床位进行出租等。上述案例中的类似民宿、“青旅”,肯定是违法的。

对于把定位放在地标性景点、火车站附近,实则很远的“幽灵民宿”,杨彦锋表示,“这些地方的住宿客源比较多,一些商家用歪门邪道的方式来‘蹭’流量,也反映了一种乱象。”他认为,在线旅游平台有审核义务,应当进一步加强审核,保证合规性,维护住客的安全。

中国法学会消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表示,“幽灵民宿”“幽灵酒店”现象,实际上是通过虚假信息误导、欺骗消费者,涉嫌侵犯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甚至包括财产安全权等。他表示,相关平台对入驻的商家负有监管责任,从入驻信息、资质审核到日常监管方面,平台均应主动作为。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责任编辑:赵亚宣

分享到: